一路上走走停停,所谓的风景如画也不过如此了。

DSC_1642

DSC_1644

DSC_1645



不停进入眼里的是那些三步一跪拜的信徒们。
人世纷烦在这里已不见踪影,有的只是对大自然的深深赞叹和顶礼慕拜,
仿佛来自湖间苍穹的一种感召力,直击我的心灵。

一路风餐露宿,一步磕一长头。
漫长而艰险的朝圣路,已将他们的手、膝磨出层层血痂,
这需要怎样的信念和怎样的毅力才能坚持着这么一步步地一路磕拜过来 。

DSC_1640


双手合十,放在额头、嘴边、胸前,打开,双膝跪地,用身体与地面紧贴,作揖,收回。
每一次匍匐倒地,他们用身体去丈量着朝圣地的距离,亲近那充满慈悲的净土,用心灵与神交流。在如此高的海拔看到这一幕,没有人再有资格与他们谈论信仰和追求。

DSC_1655


心中有佛,如凤凰涅盘
那一瞬匍匐,在求谁的喜乐平安?
他们以今生作注,赐求来生。
看着在这蓝天黄土间,不问外界世事喧啸,一路虔诚磕拜者的身影,
我被震撼的心,有些隐隐着痛、有些洁净平和、有些……,还有些什么....

DSC_1663


拉萨,如此地摄人心魄,来过这里的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多都想再来。而奇怪的是凡第二次来拉萨的人都会说自己是回拉萨,而不是去拉萨,仿佛这里是所有人的家,大家都能在这里找到慰藉和寄托。 
你带给我们不单是那里自然风景的美,还有那里的风俗习惯,真的震撼啊,翻山越岭就靠五体投地到达朝圣地,要有多高的境界啊! 
曾经,我对自己说:这个地方,我一定要去的,无论如何。
可是,地球的自转,都能让她越转离我越远。

曾以为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我可以骄傲地回头说:
你看,我很好,在高原怀抱里我可以肆意地笑,可以大口大口地吞噬氧气。


可是,没有人会陪我去到那里,
却总有人对我说:梦想,是消磨意志力的,你,可以吗?


于是我怯懦下来,未央,我的高原。
原本,我以为我会彻底地忘了这片热土。

多年后,青藏铁路建成,那高亢的汽笛声又成了我的希望。
悄悄地,不捎上任何人,带上不现实的自由与浪漫,我搭上了开往拉萨的列车。


闭上眼睛,感受高原的呼吸,
只是,我不敢告诉你,我也会缺氧。
因为在这里,空气太稀薄,纯净的气息将我如此肮脏混浊的生命重重困住。
她怕我从繁华落尽中带来满身的尘味儿,
她,在用心保护她的雪山圣湖。


在海拔不断攀升的过程中,我用身体所受的磨难与煎熬换回一场刻骨铭心的洗礼。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一路,痛并快乐着。


身处于这片高原的腹地里,我要忘记从前的种种,无论快乐与否,不再任其纠结。
重生在高原的怀抱中,如宁静在《红河谷》中咧着大嘴巴质朴的傻笑,


那种纯粹的快乐像从未走出过高原的孩子。
离开,舍不得这里苦难与幸福的一切。


那一抹的色彩是对她的纤纤眷恋,
那一份虔诚化作了沧海桑田的梦幻,


从此尘封于浩瀚的大漠之中。

DSC_1667


LINK:

substrlen("[图文]西宁驶向拉萨的列车",30);
[图文]西宁驶向拉萨的列车


substrlen("[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四色布达拉宫",30);
[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四色布达拉宫


substrlen("[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羊八井&纳木错",30);
[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羊八井&纳木错


substrlen("[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林芝巴松措",30);
[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林芝巴松措


substrlen("[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羊卓雍措湖",30);
[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羊卓雍措湖


substrlen("[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扎什伦布寺",30);
[图文]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行之扎什伦布寺

Tags: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