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忙了一天,早上中国传统下午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晚上终于可以休息下。
烤个鱿鱼,弄瓶jolly shandy,跟爸妈坐在客厅,静静的其实也挺不错。

晚上睡觉前,想起下午爷爷站在奶奶的墓碑前,讲了很长的一番话,他每次都会这么做。
下山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说奶奶一辈子都没享过福。
就像那年我才读小学一年级,家里的电话花了三千多块钱安装完,她还来不及用,过没几天就遇上车祸。
听着他的话,脑子里不停地想着爷爷描述奶奶拿着电话机那欣喜的表情。但很模糊,很模糊。

爷爷很久没跟我提到结婚的事了,妈妈说他等得都心淡了。
就像在墓碑前总结的那番话里已经没有提到一样。
我觉得挺好的,少点牵挂就少点失落感。